04-關於我的小太陽.jpg  

2003年我才30出頭,當時姐姐妳也有4歲了,你們的母親也已懷孕4個月,她偶有出血狀況,但經過醫生診治認為是肌瘤的關係,囑咐我讓她多休息就好,並且不要提重物。但由於我常忙錄於工作,生活作息相當的不正常,對此事卻不以為意。

 

直到某一天,你們母親忽然驚慌的告訴我看到血塊,我才驚覺事態嚴重,於是趕緊把她送往醫院。經醫生確認後,她需要住院安胎。從未在醫院住過的我,在陪同她的那幾週才真正體認到,為什麼懷孕中的母親總是容易感到不安(但那時我卻還未警惕於心)。在婦產科病房中,充滿了不安的準媽媽們,大家狀況差不多,擔心早產、小孩保不住…..等問題,唯一差別只在於懷孕的週數的不同。在經過幾週的安胎後,醫生幫我們轉往一般病房持續觀察,但此時我心情也開始焦燥了起來。

 

我們住院也一個月了,在這期間等於家中都沒收入,加上住院及家中的管銷,公司的出勤問題,那股壓力直撲我而來。由於你母親的狀況趨穩,我輸給那股壓力,向醫生要求數日後,他終於同意讓我們出院。(當初自己不知道,這個要求可能是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犯下最大的錯誤吧!)

 

出院後,由於我自私的想法認為母子應該沒什麼問題了,又埋首於工作中。但出院不到一個月後的某個夜晚,你母親在家羊水破裂,我再次把你們送到醫院時,已確定肚中的寶寶,等不及的想出來看看外面的世界。當時,我跟你媽是不知所措的!雖然這幾個月狀況不穩,但我卻未警惕過,寶寶會六個月就等不及的要跑出來。

 

我問醫生說還有沒有安住的可能?他說沒辦法了!等等就要生出來了,要我們做好準備。你母親眼睛泛著淚水,問我說:「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我不捨的握著你母親的手說:「不擔心,我會在妳身邊。」過沒多久,護士過來將她們推進了產房。在產房外,我著急焦慮的等候著,那時我對胎中的兒子是不抱希望的,只擔心妳母親無法面對。我也忘了我在門外等了多久〈只覺得時間好像非常的漫長〉,終於看到醫生走了出來。

 

醫生跟我說,小孩脫離母親的胎中後,他聽到極度微弱的哭聲〈我看到在醫生身旁的護士們,正在幫剛出生的兒子,按著幫助呼吸的氣球體〉,此時他們要我趕緊跟隨,一起至新生兒加護病房。我跟著,奔走於產房的緊急通道。到達新生兒加護病房後,他們請我到一旁等候,經過一段時間的急救,護士走過來要我到兒子的身旁。

 

此時,醫生對我說小孩暫時是脫離險境了,但由於早產,體重只有八百多克,還是很危險,也需要在加護病房一段不短的時間。護士在一旁遞給我幾張表格,並說:「爸爸,不好意思!這是病危通知書、急救同意書及住院同意書,由於這是醫院的程序要麻煩你先簽名。」

 

我抬頭看著在保溫平台中的兒子,我感到非常的難過,你的身驅跟巴掌一般大小,我心中不斷想著│你這麼小!小到我失去面對你的勇氣,小到我不知道如何告訴你母親,你的狀況……。或許醫生已看出我的不安,接下去說:「爸爸!小孩他還有機會,現在的醫學進步很多,六個月早產的存活率不低,如是醫藥費的事也不用擔心,記得幫小孩早點入戶並辦健保,健保幾乎可以支付大部份的費用。你們要堅強!」

 

20-30分鐘後我在加護病房辦理完手續,想起你母親應該還在產房,焦急等待我的出現。在回去產房短短2-3分鐘的路程,我的每一步都相當沉重,怎麼跟你媽說?我打了自己臉頰幾巴掌,振作起精神告訴自己,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走到產房的產婦休息區,我看到妳母親用焦急的眼神問說:「小孩還好嗎?現在狀況如何了?」我安慰的說:「目前是穩定了,雖然小了點但醫生說現在醫學很發達,存活率還是很高,只是需要住在加護病房到他夠重才能出院。另外,醫藥費的事也不用擔心,健保會給付,但需要趕快給小孩取名入戶口,並辦理健保」。你母親說:「我們之前都未討論到,怎麼辦要叫兒子什麼名字?」,這時外面剛清晨,我想了一下跟你媽說:「就叫耀陽吧!希望他像太陽般的生命及閃耀」。

    全站熱搜

    阿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