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兒子升小學前評鑑老師的訪談。近幾年,幾乎每年都為兒子下一階段提前做準備,為他下一個環境將遇到的老師與可能的問題,做充分討論溝通。當然又再次把兒子早產只有一千公克,腦麻半癱…至今快六年的成長歷程再詳述一次。評鑑老師訝異的對比今日兒子的狀況,感概的說兒子很幸運,她手中不少個案的小朋友,因為家庭因素而失去機會。

 

唉!幾乎每個遇到的老師都說,我怎會願意為兒子做出這麼大的犧牲?但我真覺得這不是犧牲,小孩無法選擇父母,但父母卻可以要生小孩,要不要留下。生下、留下就要扛,我可以把自己當籌碼來睹。但選擇留下兒子後,卻要放著不管,拿他的將來來睹,我不敢、也睹不起!況且,最初的決定是為了老婆,而不是為兒子!

 

應該問:為什麼我能為老婆能做到這種程度?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也覺得匪夷所思…。雖然,老婆也總說我很愛往自己臉上貼金。厂

 

昨天了有新聞報導,一個老公五年沒養家,老婆向法院訴離獲準。

我回頭向老婆說:『我五年沒養家了,妳可不要拋棄我。我可會人財兩失…。』

老婆則是哼的一聲說:『什麼你人財兩失,我才是人財兩失吧!』

 

哈!哈!

    全站熱搜

    阿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