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我兒子小一時候狀況和妳現在描述小孩狀況類似,沒寫過的字仿寫不行,抽象理解能力不行,其實應該說他連最基本的幾何圖形也不太會畫,注音符號也不太會寫...,所以在上課時一樣也就常常放空像客人。

不過或許是我自認我很解兒子的個性本質和潛力,知道他很多「不是真不行而是需要時間」。另兒子在就讀國小前,幾位在醫院已教導他好多年的優秀治療老師,也提醒我可能在入學後半年至一年內會陸續遇到的問題,讓我提早有心理準備協助他做一些能力上的補強及想有沒有可替代方式。(知道是一回事,但後面真的遇到了又是另一回事)

 

由於知道兒子在班上一開始絕對沒辦法跟上,所以在入學前我已和導師與資源班老師先充份溝通過對兒子的看法和半年內期望。

印象中他一年級的時候資源班安排一週上八堂課,每週的國數好像近一半的節數是在資源班上。那時我對班上導師和資源班老師說,我期待的是前半年兒子在課堂上只要不吵鬧,不趴下去睡影響到班上就好。我知道老師不可能完全針對單一小孩一對一教學,且那也不是我期待的。因為在他每天下課後,我願意花兩個小時一對一教他課本內容陪他寫功課,每天也會至少做完最低限度的復健。到了假日更不用說,一天安排出門玩(把復健安插在玩樂中),一天則是在家反覆練習認字寫字。

我深知家人或許可以協助教導他很多事,卻做不到讓他學習體驗怎過團體生活與如何和同學互動相處,唯獨這我認為只能藉由學校給他,且對他日後發展是極為重要的。

 

我認為上課放空是兒子一個必經的歷程,那不是用對他打罵生氣來解決的,試想若換成自己上一堂完全聽不懂(語言)或完全沒興趣的課,怎能不放空呢?!

所以兒子小一上學期時,我和導師及資源班老師已充分溝通想法。他會放空是因為看不懂不會唸,看不懂怎會寫呢?而要教他會寫又是最花時間的。所以前半年在學校的目標設定先以他會認會唸為主,教他怎寫的部份大概超過六成則是我自己扛下。

 

上面我雖然寫的很輕鬆,但剛開始每天陪兒子寫拼音,一頁往往可能花掉近2個小時,而效果真是很差,連我自己的情緒也常處失控邊緣。後來反省自己,太重視要讓兒子跟上學校的進度及寫完當天的功課,但「趕」完進度他又吸收多少呢?我只是日覆一日尋求當下趕快卻是短暫的解脫

老師因為對所有學生有教學進度的壓力,但我沒有也不應該有,問題不在我是否教他夠多,而在於教他的是否真吸收了能跟他一輩子

忘了我自己是花了幾個月才稍稍修正對他教導的方式,每天重新陪他把ㄅㄆㄇ唸一次寫一次,又發現或許他因腦麻的影響,左手(正常側)的下筆位子及運筆方向力道總不對,我又讓他從最基礎的畫橫線、直線、圓形練習起。而回家功課部份,從一開始我左手握住他左手寫,但只控制他每筆劃下筆及停筆的位子。從握住他把一整頁寫完,到每一行自己完成1個拼音、兩個拼音,半年的目標是每行至少自己完成一半,且只要寫在格子內看得出寫什麼就好。(他學校課業進度部份,我幾乎都是等到放寒暑假再想辦法拉近到成可見的差距)

 

每段經歷的過程是很難一言兩語說得清,當我不知如何協助兒子時或情緒爆炸時,我提醒自己趕快靜下心來(有時快有時好幾天),設法把自己變成和兒子一樣狀況或條件。例如:我曾試過好幾次強迫自己只用左手不用右手一段時間,甚至上廁所穿衣服也一樣。但我往往不到半天就感到沮喪及無力而放棄,本想像中應該容易的事,試過後發現不是那回事,才發覺連環境對用左手的人都不是那麼友善。自己都是大人了心情還那麼挫折,更何況兒子的感受,但也往往會因自己已設身處地的體驗或想過,最適合兒子的教導方式及進度目標設定也就漸漸浮現。(同理心?!)

 

多年前終於學會自己走上一大段路的兒子,原喜歡逛夜市的他反變得很討厭逛,我還以為他是懶得自己走,可是又想到在台北地下街、IKEA或戶外也不會變這麼多啊,甚至他蠻喜歡到這些地方逛的。當某次我在夜市中蹲下來和他說話的那一刻才發現,眼前都是看到別人的屁股大腿有什麼好看的?!(當然對有其他意圖的男人或許又是另當別論,竊笑)。那刻起,記得我有一段時間強迫自己,當和兒子說話時我要蹲下來;當要他看某樣東西時,心中會先想過他的高度角度是否真能看到。

 

我也常想到底是我在教導兒子?還是其實是他在教導我?

 

話題扯遠了,兒子一年級時上課放空出神,說真的我認為對他沒什麼不好(他就是沒有什麼想像和連想力),但重點是先不排斥再怎讓他漸漸對上課產生興趣。不過,我自己還要另找時間回想整理一下當時的況狀,能力所及的話會找時間再寫。大方向是從他最有興趣的下手及衍生出去,像我兒子喜歡吃和有輪子的交通工具,所以只要認字寫字是和這兩項相關的,他就學得快多。

 

最後,這些年很多事情發生當下,我和老婆也不是很有把握日後是否真能如我們期望發展,但也不奢望完全如預期,只要是還有朝著大方向前進就很知足。很多事當下可能覺得很辛苦很難熬,但現在回頭看怎度過的?或是到底多辛苦多難熬?現在對那時的感覺自己卻變得很模糊,或許已經走過後腦袋就自動放空了。

學校有學校的教學進度,每個小朋友有每個小朋友的學習進度,但我一再提醒自己那都不重要。對慢飛天使而言每位都有不同的學習節拍,這不是跑百米衝刺而是不知有多遠的馬拉松,什麼樣的節拍是最合適他的,我自己也還在摸索最適合兒子的方式,也隨著他的變化再調整。

 

以上我可能好像說得很簡單似,但我老婆可說我常教兒子教到快爆怒的狀態,我也一向不否認,只能說提醒自己,人都會有情緒但不要逃避去面對處自己情緒,且千萬不要讓自己失控。近兩年我有另一個很深的感觸,對兒子認知及學習能力的訓練比起他肢體上的復健,自己需花費更多的心思及耐心….

 

    文章標籤

    早療問題 復健 資源班

    全站熱搜

    阿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